当前位置:浙江花缘雅集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在贾府众人的眼中,王熙凤是什么样的?
红楼梦中在贾府众人的眼中,王熙凤是什么样的?
2022-11-22

王熙凤是金陵十二钗之一,《红楼梦》中人物。说起这个的话,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清人涂瀛在《红楼梦论赞》中这般评价王熙凤其人:

凤姐,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也。向使贾母不老,必能驾驭其才,犹如高祖之于韩彭,安知不为贾氏福?无如王夫人李纨昏柔愚懦,有如汉献。适以启奸人窥伺之心,英雄之不贞,亦时势使然也。

凤姐放在任何时代,都是女性当中的佼佼者,亦如今天有阿凤之才者,必能成就一番事业,当个上市公司的总经理,亦信手拈来,此无疑矣。

但王熙凤并非是个完人,纵然荣国府高层领导如贾母、王夫人等,格外欣赏她,但若放眼于荣国府基层,王熙凤的名声便没有那么好了,譬如第65回“贾二舍偷娶尤二姐”中,小厮兴儿曾这般评价阿凤:

兴儿连忙摇手,说:“我告诉奶奶,一辈子别见她(王熙凤)才好。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;上头一笑脸,脚下使绊子;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。都占全了。——第65回

兴儿此番言论,可谓代表荣国府大部分下人的心声,譬如第44回“变生不测凤姐泼醋”,鲍二家和贾琏趁着王熙凤生日,背地里行苟且之事,期间鲍二家的亦称: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。

再有第64回“浪荡子情遗九龙配”,贾珍、贾蓉,乃至贾琏偷娶尤二姐之前,都曾对尤家许下承诺:目今凤姐身子有病,已是不能好的了,过个一年半载,只等凤姐一死,就接尤二姐进去做正室。

王熙凤为何会收获荣国府这么多人的恶意呢?当然,俗谚有“当家三年,狗都嫌”的说法,王熙凤占据荣国府管家位置,堪称风口浪尖,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,却要管理上下几百口人,若不用雷霆手段,断然树立不起权威,故而引起底下人的抱怨,亦是情有可原。

正如第6回“刘姥姥一进荣国府”,周瑞家的向刘姥姥介绍王熙凤时,亦曾客观评价阿凤为人:

周瑞家的听了,道:“嗐!我的姥姥,告诉不得你呢!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,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。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,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,再要赌口齿,十个会说话的男人,也说她不过。回来你见了,就信了。就只一件,待下人未免太严了些。”——第6回

但仅仅因为管理风格太严,就足以引起底下人这么大的恶意吗?譬如贾母当年管家,亦是雷霆手段,从第73回的“大观园查赌”足可见贾母手段之凌厉,可底下人何曾憎恨过贾母?

再如探春,奉命管理大观园,亦是采取严厉手段,又是蠲免脂粉买办,又是消掉贾宝玉、贾环、贾兰三人的学堂点心钱,甚至拿自己亲舅舅赵国基的丧银扎筏子,树立威信,探春不严格吗?

底下人即便抱怨贾母、探春,亦知道自己不占理,最多小声抱怨,聊解心中不满而已,这和王熙凤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。

小厮兴儿评价王熙凤时,不是针对她的能力,而是针对她的人品,“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”、“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”、“上头一笑脸,脚下使绊子”,这些评语均是针对为人最基本的道德而言。

王熙凤到底干过些什么,引起底下人这么大的反应?

《红楼梦》第15回“王熙凤弄权铁槛寺”,为了三千两银子,王熙凤听信尼姑静虚的谗言,假托丈夫贾琏的名义修书一封,强行拆散了张金哥、守备之子的婚姻,直接导致了这对苦命鸳鸯的双双自尽;

第69回“弄小巧用借剑杀人”,王熙凤为了报复贾琏偷娶尤二姐,背地里让张华状告贾琏(张华与尤二姐前有婚约),事成之后,凤姐仍担心张华泄密,便命人暗中除掉张华:

只是张华此去不知何往,他倘或再将此事告诉了别人,或日后再寻出这由头来翻案,岂不是自己害了自己?原先不该如此将刀靶付于外人去的,因此悔之不迭。复又想了一条主意出来,悄命旺儿遣人寻着了他,或说他作贼,和他打官司,将他治死;或暗中使人算计,务将张华治死,方剪草除根,保住自己的名誉。——第69回

王熙凤就是这般狠毒,利用完了人,还要杀人。就连下人旺儿都觉得王熙凤过于残忍了,他觉得“人已走了完事,何必如此大作,人命关天,非同儿戏”,最后外出躲了几天,回来骗王熙凤说除掉了张华,这才保住了张华一命。

再说说贾府内部,王熙凤也干了不少恶心事。且看《红楼梦》第36回,由于前番金钏跳井自尽,王夫人房中缺了一个大丫环,底下婆子们便想将自己女儿塞进来,于是纷纷给王熙凤送礼,希望能促成这件事,结果王熙凤是怎么做的呢?

凤姐笑道:“也罢了,他们几家的钱,容易也不能花到我跟前,这是他们自寻的。送什么来,我就收什么,横竖我有主意。”凤姐儿安下这个心,所以自管迁延着,等那些人把东西送足了,然后乘空方回王夫人。——第36回

阿凤精明得有些过头了,她为了多收点好处费,一直拖延着这个空缺,谁家送银子来,她都照收,却不答应办事,等到银子收得差不多了,这才慢悠悠向王夫人汇报情况,询问这个空缺如何填补。

可王夫人却大动善心,觉得金钏这么多年服侍自己不容易,如今她死了,便将她的这一份子月钱给了她妹妹玉钏,换言之,之前给王熙凤送礼的那些婆子们,不但没有谋到职位,还白白填补了这么多开销,王熙凤两头通吃,得了许多银子。

试想下,底下婆子们若是茶余饭后闲聊,说起这件事来,彼此一通气,很容易发现大家都被王熙凤给耍了——每家的钱,她都要!要了钱,她还不办事!

这些种种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而一直跟随王熙凤的平儿则看得最清楚,她很明白王熙凤的这些做法不合适,但是又无法阻止王熙凤的贪婪。

而到了《红楼梦》前80回后期,王熙凤身体有恙,不得不停下工作,调养身体时,凤姐这才逐渐沉淀心情,反思起自己,平儿也才敢出言规劝王熙凤。第61回“投鼠忌器宝玉满赃”一回,平儿便这般劝慰凤姐:

平儿道:“何苦来操这心!得放手时须放手。什么大不了的事,乐得不施恩呢?依我说,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,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。没的结些小人仇恨,使人含怨。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,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,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,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、气恼伤着的?”一席话,说的凤姐儿倒笑了。——第61回

以平儿的善良本性,她对王熙凤的很多做法都是不赞同的,尤其是凤姐对尤二姐的折磨,平儿甚至背地里偷偷送茶送饭给二姐,为此险些得罪王熙凤,举一反三地看,王熙凤之前所做的诸多害人谋财之事,平儿亦看在眼里,但却不敢违逆王熙凤。

“得放手时须放手”,这是平儿给王熙凤的建议,但终究还是站在“工作不要太过操劳”的关心角度,凤姐才勉强接纳了她的意见;

而对于王熙凤的谋财害人之举,平儿始终不敢规劝,她只能冷眼看着,她知道:王熙凤是主子,我是奴才,触犯主子逆鳞的后果是什么,不消多说。即便是平儿,也禁不住凤姐的翻脸。

“聪明反被聪明误,反误了卿卿性命”,曹雪芹之评语,着实犀利,可知天下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了,为之一苦笑。